重炮狙击_ 第96890章


      “首先,”菱汐走近,在纳雪面前比画一下,“我要把林小姐装扮成您的婢女紫夕。”浴血霸途
      此言一出,水太傅大惊,躬手说道:“太子殿下,武安王还年少,少年人贪恋美色也是人之常情。老臣恳请太子莫要怪罪于他。”九鼎武帝
      “没什么,她是王爷的人,入府比我早,我来到府中却只见过她一次,我觉得王爷是不想我见她。这些天我心里老觉得不自在,对她,又有些愧疚。”纳雪神色黯淡下来,她想起回府那日在门前见到的女子,端庄娴雅静若幽兰,眉宇间却又神情凄苦,教人生怜。
    
      然而良久,也不见叶清泽有回应。林楚心中冷笑,暗自多了几分把握。
      楼后是一泽碧池,池波滟滟,无风自漾,显然是引得活水。池中满是雪荷,有一支正盛开。这就是一池雪荷中冬季唯一开放的那支。
      水毓黛微微一笑,眼中有光彩闪了一下,“她毕竟不是王妃,容貌有几分相似而已,王爷又怎么会与陛下生隙呢?她不是很得宠吗,正如父亲大人一般,皇上对父亲也愈加器重了呢。至于朝中那些流言蜚语,父亲大人既然得了好处,难道不该付出点代价吗?”他从书中来
      “是。”邱尚思几步跪前让林冰瓷搭了他的手,二人慢慢走了出去。
      敬伽骑兵迅速向前合围,两军顿时战成一片,敌我难辨。
      “女儿,宫中有消息传来。”水珩急急步入东阁,一脸欣喜道:“玉妃今日被皇上赐死。”
      “小姐莫要这般眼光看人,”菱汐低叹一声,“不然,就算我将你扮得再像,整个宫廷的人也都能认出你来。”
      作者注:花朝节是民间的岁时八节之一,也叫花神节,俗称百花生日,和“正月十五元宵节”“八月十五中秋节”并列为三个“月半”佳节。剑噬苍穹
      菱汐走上一步,手指轻轻扣棺,有叮叮玉声传出,她的目光在棺木上流连片刻,突然问:“颖川王说了些什么?”
      纳雪听了这话一愣,恍惚间,心似已飞进圣京城内那重重宫苑,姐姐让她回到敬伽,也许,原本就是个错误。但即便如此,此时此刻,她又往哪里去?违背皇上圣旨,违背姐姐和父王的意愿,回到圣京么?沉吟良久,纳雪的心已平淡无波,她缓缓说道:“将军的意思,纳雪已经明白。不知道将军还愿不愿继续随纳雪北上?”
      赵信一阵燥热,太阳穴上的血管猛然跳了几下。却依旧沉声说道:“皇兄要我交出军权,也无不可,但还请皇兄答应臣弟,能够体恤我敬伽将士,十年之内不再兴兵。”战天魔神
      “我刚接管南军,身边多了许多事情,实在脱不开身。再说,毕竟这是内宫,我总还要避嫌的。”林楚笑道,面不改色地坐在床边。
      剑尖直指赵信胸前,雨水沿着剑身滑落下去,洗去了上面浅浅的血迹。宫锁金闺
      韩邵靠在床边,脸色依旧惨白。“人在剑在,生死不离。”他淡淡说着,一种莫名的表情开始浮现在他异常宁静的面容之上,宛若不经意的风吹起一池涟漪,慢慢散开直至不见。
      帐内,萧天放手指攥紧布帛立在正中,双眉越皱越紧。末了,突然喝道:“传令兵,有请左将军。”
      “不对。最好的酒,就在我府中。”他转过头贴近了她,用手轻轻握住她的下颌,月光下,眼神中有些迷乱,伤感和一丝柔情蜜意,他低沉着嗓音在她耳边温柔地说,“今晚,你要听我的。”说罢便将纳雪横抱起来,大步往厢房走去。
      天上没有云,深蓝色的夜幕上,散布许多耀眼的星辰,熠熠生辉。宽阔寂寥的冰原上,一马平川。大地像一面平滑的镜子,一驾四辕马车在镜面上轻快地跑着,马蹄声格外响亮。
      四月初一。绿玉池,数十名锦衣少女泛舟水上,将一朵朵洁白的雪荷花摘下,放入篓中。人花交映,分外妖娆。
      她开口问道:“我可以看你的剑吗?”
      林楚不说话。
    豪门太子爷:霸道甜心妻  纳雪脸色更加难看,又问:“王府周围有什么异动吗?”
      玄和殿,先帝议政时也不曾有这般安静。林楚肃然而立,眼光从众人脸上逐一扫过,淡淡地道:“各位王爷都来齐了,少帝殡天,天子之位将由众亲王中遴选。小王就先将有资格登位的名册在此公布,以便于商定人选。”
      夜很安静,风也一下子静了下来,她似乎听到空气里弥漫着他淡淡的呼吸声。沉吟片刻,她满意地勾起唇角,如一朵清冷白梅,在暗夜悠然盛开……
      仿佛真的过了很久,殿内什么声音也没有了。安静的,连一阵风过也听得清楚。纳雪脑海中全是空的,什么也不想,什么也不能想,她只知道一件事,姐姐的梦想,如同她的生命一起,破碎了。
      林楚倚在朱红色的横栏上,注视着玉楼中暗淡的昏黄烛光。“香粉准备好了?”他问。
    
      林楚走前几步,轻轻拍了拍慕晏的肩。“你多心了,我怎么会因此而前功尽弃呢?”他抬头望天,“不早了,你随我回府吧。”
      袁兴珞摇摇头。“殿下,您别忘了,忠顺侯和镇北将军早已不得圣上宠信。更何况,这权利争斗中又有谁不因时倒势,殿下此次犯了圣上的大忌,忠顺侯和镇北将军不来踩上一脚就算是好的了。”
      玉妃的脸阴沉起来。轻咳一声,说道:“天色不早了,我不打搅王妃休息。”说罢,便要站起身来。
      啪的一声响,水毓黛已将册页合上。“是吗?敬伽人嗜辣,鄢澜人却很少能受得住,她竟然会喜欢?”水毓黛淡笑一下,“这倒怪了。”眼波轻转,“你倒真是心细。”她看了秋茯一眼,笑盈盈地说。
      萧天湛见他如此,心中一凛,道:“太子那里,二哥是得了什么消息吗?”
    腹黑贵女:这个杀手很调皮  喧嚣声,马蹄声,纳雪统统都无知无觉,林王府的下人紧张地立在一旁,脸上是显而易见的惊恐,望着昔日恬淡如水的二小姐,她漠然望着眼前的一切,她突然又笑,笑得仿佛要流下泪来。
      案边一盏五色琉璃灯的光华也爱上他,从他苍白的脸上流淌过去,旖旎温柔,好似情人的眼。
      哒哒几声,赤色马分开众人,银链铠甲衬着英武挺拔的身姿,年轻的将领在剽悍的骏马上俯视着他的战士,清俊的面容在阳光下竟是如火焰般耀眼,正是大将军萧天放。
      萧天放放松表情,露出一抹笑容,温柔地扫了管家一眼,便随他步入前厅。
      楼下站着一个人。紫衣华服,银饰玉冠,一双眼眸正紧紧盯着楼上这扇窗。眼神中有欣喜,还有阴霾。
    超级武装  殿外的人全愣了。合围的禁军守卫面面相觑。
      绿玉池,水凉草枯。
      她不过就是在他面前笑了一笑,轻轻靠了靠他的肩,就让他感觉到了温暖。那时候的他,不过只是个孤独的孩子。
      辰时,沈宗钺带领一队铁甲军正式接管了圣京东、西城门。辰时一刻,东城门大开,一匹赤色骏马上坐着一位年轻将军,他率先入城,对沈宗钺微点一点头,身后数千将士列队鱼贯而入。
      仍是那样淡淡几句话。赵信觉得失落,却又有些满足,她还是记挂着我的,她在等我回去,等我凯旋而归。
    百变.奇葩夫君  “青怜,我倦了。”纳雪转身,小心翼翼地捧着她尚显稚嫩的脸。“爱,是你这样单纯的人才有资格拥有的,小林王爷心机太深,与我姐妹之情,又能有几分重量?”她淡淡摇头,将青怜揽进怀中。“牵绊着他的终还是权势。”
      “我见不到她有整一年,那些日子过得很慢,而我觉得那不只一年,而是已经久到,让我以为我会忘记怎样说话。再见的时候,她已身份尊贵,遥不可及。为了讨她欢喜,戏班被皇上指为御用,我也因此能常见到她,皇上待她好,但我仍可瞧得出,她不快乐,被囚在深宫里,她很不快乐。她那时便很少与我说话,有,也是淡淡的几句,跟对旁人的寒暄并没什么分别,但她说得每一个字,我都牢牢记在心里,十年来,我反复地念,一个字也不会错。”说到这里,他停一停。
      外宫墙东侧,光禄勋与禁军将领议事的会所。
      一个颀长身影立在花树之侧,岿然不动。浅灰色的长发迎风飘摆,根根都闪烁银灰色的别样光泽,他的发色特别,令人过目难忘。腰间一把青铜色长剑,剑身细长,却又古朴苍劲,长长的袖口不时被风吹起,露出按着宝剑的四根手指,苍白,隐隐黯淡的光。
      而她深爱着的那个人,却一再地,骗了她,又伤了她。
      见父亲如此神情,水毓黛情知他已被说动。“玉妃出身市井,一朝得宠便处处树敌,不可一世,若在皇上心里,玉妃不及王妃,那正合女儿的心意。父亲大人您就等着看吧,宫中很快会上演一出好戏。”她深深行了一礼,说道:“夜深了,女儿该回府去了,日后女儿还需要父亲大人襄助。”说罢,便开门走出去,逐渐消失在空寂的院落。
      “嗯。”菱汐重重点了下头。“那我就称呼您为林小姐。”
      “当然是罪过,你不该有非分之想。”赵信语气愈发冷硬。
      此时左骑都尉淳于翼已按耐不住先嚷了起来:“听说镇北将军在京中又向皇上上书建议北征,大将军此时应和镇北将军连名上折,请命挥师北进。”
      三月,正是桃花盛开的季节。忽然一阵春雨,又起了风。与风的方向相悖,盛装的桃花轰然滑落,亭亭玉立,变成模糊的飘红,无惧鄢澜瞬息万变的春,每一种花朵,都急于盛开。
      决战是从七月初二的凌晨开始的。
      “是谁这么大胆子呢?”林楚的眼光带出一丝阴狠,颇为玩味地又问。
      “请将军带路。”一行人走至城外林中的军帐时,天已经全黑了。
      雨声在身畔滴滴答答,片刻之后突然一串清晰的脚步声从不远处传来,听得出,那人走得很急。纳雪心中一震,轻轻喊道:“萧将军!”她想到来人或许不是萧天放,或许是今日在沫崮城外要杀她的黑衣人,可她此时再顾不了许多。
      画中是一名妙龄女子,雪裘绒衣,满怀梅花,巧笑嫣然呼之欲出,面容竟与武安王妃一般无二。
      萧天放并不理会,翻身下马。啪的一声,只见他从怀中取出一卷纸笺,躬首从容道:“启禀圣上,臣自小林王府上查得私库兵械逾万件,私银百万两,另有明黄龙袍玉带数箱,朝天冕五件。臣疑小林王爷觊觎帝位。”
      “此生,我林楚若有负冰瓷,便叫我不得好死。”
      水珩一愣。
      “真的是你心甘情愿跟他走吗?”林楚终于忍耐不住,他问。
      我想杀了他,杀了在她心里那个叫做林楚的人。杀了他,也许从此她便不必挣扎。至于我,即使是被她恨着,也好过被遗忘。
      纳雪亲自为她沏了茶,才又笑道:“多谢娘娘关心,我觉得这里很好,样样都合我的心意。”
    
      卷起才画好的羊皮纸,与左手一摞叠放在一起,她又将之前照着临摹的那些原图拿起来,凑近灯火引燃,丢在火盆里,羊皮噼噼啪啪地烧起来,转眼成了灰烬,秋苻的脸更加变色,失声问道:“夫人,这些都是探子花了数年时间精心描绘的西蓥地图,你画那些假的……王爷带去了,可能……可能会……”她的声音颤抖着,逐渐不成句。
      纳雪坐在车中默然看着这一切,心中微微惆怅。突然,眼一花,车前的锦帘猛得被人掀起,萧天放的身子探进车来,他双眸炯炯望着纳雪,严肃地说道:“我不愿将你留在敬伽的土地上,你想跟我走吗?”
      车队在为首那位将军通报之后停了下来。
      锦靴踏在虚软的雪地里发出轻微声响,落在他的耳里,心,不由渐渐泛起涟漪。
      下首坐的忠顺将军章禄皱起了眉头,沉吟道:“澜州久攻不下,皇上已下了三道谕令,大将军不心急吗?”
      “何皖拜见太傅大人。回大人话,得皇上恩准,王爷正是携王妃往西山美泉行宫去了。”何皖毕恭毕敬地作答,一边偷眼向太傅瞧去,只见水珩青白的面孔已微微泛红。
      赵缎颇耐人寻味的目光在纳雪身上游离,却也不迫她应答。但隐隐有暗潮汹涌的气势压来,纳雪此时感觉已快要窒息了。
      第二十二章      “我……我……”沈宗钺的脸越发涨红,一时语结。
      赵信听他有此问像是大出意料之外,面上诧异的神色一闪而逝,沉思了一下,答道:“西蓥国盛,军中有大将慕伦青,凶悍又长于兵战,自是不比先前平定的那些蛮夷小国。举倾国之力,短则一载,长……便说不准了。”
    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  手一颤,笔掉在案上,溅出的墨水污了泛黄的书扉。水毓黛怔怔看着案上的一片狼籍,微微苦笑。当初父亲勃然大怒,长兄苦苦劝阻,几位姨娘的冷眼旁观,她都不管不顾,一心想着嫁进武安王府来,哪怕就做个侍妾,只要留在了他身边,便终有一日能叫他知道她的好。入府几年,读策论,识韬略,辛勤操持家政,这般苦心孤诣是为了什么,王爷,你竟然不懂。
      纳雪动了一下,往他身边缩了一缩。眼波闪动,显得楚楚可怜。她把脸埋进柔软的狐皮中,轻声问:“皇上不打算罚臣妾?”
      “我全家被贼人所杀之时,师父救了我的命,后来又传我武功。”
      兰夙一惊,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      车中空间本就很狭小,萧天放突然将身子向前移,离纳雪越来越近,隔了纱幕,纳雪都能感觉到他炽热的气息。他贴在纳雪耳边小声说:“我一直很希望,十年前的那个雪夜,你倒在我将军府的门前。”
      哗啦啦一阵锁链的响动,守卫恭敬地打开地牢的铁门。
      杯中酒冷,指尖风凉。一杯冷酒入喉,忍不住嗽嗽而咳,只觉口中涌起一丝腥甜。真的病了吗?武安王赵信俯在案边,眼前一片昏沉。
      “是。”过了很久,赵信才答。
      赵信将目光收回,雨下得紧了,打在脸上,他轻轻眯起了双眼。“不错,那人就是颖川王。”
      “皇后的事情朕会处理。”龙座上的人毫不留情地打断他的话。“这么说来,九弟是不愿出征了?”沉默一阵,天子又道,语声中竟有掩饰不住的伤感。
      萧天放突然大声道:“禁军将士听令,忠心保护皇上者,可免追究。”
      青怜看她一脸的严肃神色,诺诺低下了头,小声称是。
      “从延武帝六年至今,有四十年了吧。二哥怎么想起这个?”
      突然一阵轻微的颠簸,显得更加微弱的灯光照在纳雪脸上。“我可以不去吗?”她的话语说得像一声淡淡的叹息。
      一路向南,一日暖过一日。上元佳节已过,落下薄雪的圣京城仍是一片歌舞升平的欢庆景象。
      周锴听到钟声顿时乱了心神,他急忙四处张望,才发现不知何时,袁兴珞已不在身边,大骇之下,猛得拔出了昭胤帝胸前的长剑,撒腿便往殿外狂奔。
      林楚淡淡说道:“皇上宠幸嫔妃,都有详细的时辰记录,一月之前皇上人在鹿苑狩猎,你这是在玩火。”
      纳雪见拗不过他,只得点头答应。
      慕晏脸色白了一白,深吸口气,站得更加笔直,他答道:“化骨水调和了五毒粉,一时三刻,肌理尽皆腐烂。属下只得了这个消息。”
      宫女鱼列两旁,拘谨地立得笔直,两眼低垂,惟恐多看一眼便会惹来杀身之祸,这一切都只因圣上这两年里愈发地喜怒无常了。
      纳雪的心随着她的话逐渐沉入湖底。片刻,又问:“菱姑娘还没说,它有什么功效?”
      赵缎的眼波落在她脸上,足足有一刻。他目光凝重,沉吟不语。
      “小姐,你不要担心。”青怜用一双水泠泠的眸子看她。“小王爷和韩大哥都不会食言。你知道,韩大哥他伤的很重,也许,还需要几天……”
    僵尸警察  水珩眉头更紧。“女儿莫要说得如此肯定,留条后路总是好的。”
      流言,兜兜转转,也只是在宫闱间流传,平素里争风吃醋的后宫嫔妃此时却难得默契,眼神交会,心知肚明。武安王妃被软禁宫中,京畿内外无人知晓,敬伽军帐,也断无人敢传送消息。
    重生惊华:傲世女毒医  “如果会,今日就不召你来。”玉妃垂了双目,不看她。“主谋之人还不知你我的关系,还没有人知道。”
    
    暗黑之我的地盘我做主  林楚一身布衣打扮,缓步走进一条宽阔的石板道,道路两旁车马喧嚣,倚红伴绿,迎面是一座奢华气派的庄园。三月里,乍暖还寒,可这园中啼莺娇笑,软语侬侬,一片春光大好。此园便是圣京最大的一处青楼会所——静樱园。
      青怜显然是愣了一下,身后的内侍头垂得更低。
      空灵的山谷,只有风声凛冽。这一行人为了躲开盘查,选了这条偏僻但快捷的山路返回敬伽,但仍丝毫不敢大意。地下有鬼
      屏风内的人笑起来。“大将军可是认为,生意人说得话便可以算不得数?”

      水毓黛急怒攻心,脸色青紫,却一时气结,说不出话来。问邪
      林王轻轻捻着长须,魁伟的身材不露半点老态,浑身上下张扬着浓郁的王者霸气。他若有所思地打量着自己的儿子,许久,才缓缓说道:“楚儿,我们林家是鄢澜皇朝三代以来封王的唯一外姓,这其中,不仅是因为林氏先祖战功卓著,也是因为我林家养得出好女儿。贵妃娘娘和纳雪,都是你的好妹妹。”
      “你不否认?我知道你在皇上面前是不承认的,更何况,你有很好的身份做掩护。”宫装美人狠狠盯住纳雪的脸,眼中有一丝难言的感情。超级理发师
      “公主,那不是血,那是红梅花呢,是梅园中的红梅花开了,公主,公主?”有重物坠地的声响,人声一片嘈杂。
      可赵信看她的目光却如同看一段朽木。存活
      车外一名近侍低声道:“小王爷,玉剑关多了许多哨卡,对往来之人盘查极为严格,车马行李样样要搜。您看,我们是否乔装一番再过关?”
      仿佛真的过了很久,殿内什么声音也没有了。安静的,连一阵风过也听得清楚。纳雪脑海中全是空的,什么也不想,什么也不能想,她只知道一件事,姐姐的梦想,如同她的生命一起,破碎了。超能兵王
      “父皇。”周锴看着插进昭胤帝胸口的长剑带出血来,突然面孔扭曲,狂笑起来。“没想到吧,你也会有今天?很快我就会公布您突发重病不治而崩逝的消息,鄢澜的天下终还是我的。”
      北国敬伽的三月,风刮起来,竟还夹带着丝丝的冰屑。水毓黛裹着厚厚的貂绒,还是觉得冷,脸皮仿佛都要被吹破。她梳着精致的翻云髻,斜插一支七凤绞金珊瑚钗,象牙色的脸颊上涂了淡淡的胭脂,很是美丽动人。此时,一群衣着光鲜的仆役站在身后,众人都在大厅门口静静地候着。不知过了多久,腰腿都僵直了,也不见有人影来。十方天帝
      水毓黛抬头看了他一眼。“我看她根本就没把家里人的生死当一回事。我挺佩服她,能够如此天性凉薄,恐怕在她心里,只有自己的命才值钱。”
      绷紧的心弦松了一松,纳雪将左臂从木案之上抽回,身子也向椅背靠去,恨不得能缩在椅后。“可不是,北国的冬天来得好快,不知不觉,就快要下雪了。”她的眼神却很平静,是水一样的平静,掩盖了下面的真相,不论那是如何惊涛骇浪。为妖一方
      “萧天湛,那是谁?”纳雪转头问侍女道。
      太傅是皇上特许可以出入武安王府的重臣,禁军侍卫自是不敢阻拦。三国之特工皇帝
      萧天放默默看着她空洞的眼神,和嘴角一抹虚无的笑,心渐渐沉了下去。
      珫璜宫虽是皇后寝宫,却不似想象中那般端正威仪。先皇自皇后故去便不再立后,先皇后所在玉姿宫又被火患焚毁,珫璜宫是去年新建,奢华富丽是有些,却不见得气派。宫内陈设着许多西蓥珍宝、古玩和玉器,只是太过琳琅满目,倒叫人有些眼花缭乱。神龙鼎之都市
      “青怜,你安然无恙就好。”纳雪紧紧握着青怜的手,喜不自禁。
      林楚深吸一口气,仿佛是强压下了心中的情绪,他慢慢走开。大明星的贴身侍卫
      各宫总管太监均接到皇后娘娘懿旨,为捉拿谋逆的太子乱党,南军协同禁军封查后宫,各宫宫人皆不得随意出入。
      “可你如今,已经贵为天子,纵有再多不甘,也应满足。”我的极品未婚妻
    
      蓦然,琴音潺潺,忽远忽近,宛如清泉流泻,尘落云升,又如五彩华缎从十根指间流淌而出。美味小佳妻
      以后还会有的。他在心里安慰自己。
      “萧某一介武夫,失礼之处还望公主海涵。”他不置可否地微笑了一下,仿佛浑不在意。不死玄帝
      她叹了口气,幽幽说道:“过了前面的玉剑关,哥哥便请回去吧。你来送我,已经离职多日,父王得知定然恼怒。”
      她说会等着我,我望着她的眼睛,我信,她说什么,我都信。最强乞丐
      “别说了。”纳雪打断他,沿着碎石路走过去。“哥哥,我只想再问你一句,羌宁城中你说过的话,究竟,算不算数?”
      武安王赵信突然站起身来,朗声说道:“不行。公主乃万金之体,岂能献舞陪乐?”异世妖皇榜
      一个颀长身影立在花树之侧,岿然不动。浅灰色的长发迎风飘摆,根根都闪烁银灰色的别样光泽,他的发色特别,令人过目难忘。腰间一把青铜色长剑,剑身细长,却又古朴苍劲,长长的袖口不时被风吹起,露出按着宝剑的四根手指,苍白,隐隐黯淡的光。
      “曹管事。”他轻声唤,空寂的大殿里却显得残酷威严。枪神纪系统
      “是,探子来报,昨日敬伽已攻克西蓥边塞重镇潼崤。”回话的是一名三十上下的白袍儒将,面容瘦削,眼光沉郁。
      转过宫墙,这里还是披香殿的范围,却没有见到一名守卫。纯阳仙道
      不知沉默了多久,林楚拉住纳雪了手,“好,咱们此时便走。”
      “那贵妃娘娘……”盗墓玄录——冥玺传奇
      “是的。小姐甚至没有出过院子。”慕晏俯下身来答道。
      一柱香的工夫,便见她从容吹干墨迹,将信笺呈于赵缎面前,恭敬道:“请皇上过目。”吞火天尊
      他由着她冷眼望着,突然伸出手,轻轻揽一揽她的发。他盯着她的双眼轻轻地说:“我是个男人,我要得到一切我想要的东西,无论是你,还是皇权,只要我想要,我便一定伸手去拿。落到如今这个地步,我不后悔,但是,我知道,你心里是有我的,你否认不了,因为这一切已经过去了,这八年的岁月,都已经过去了。”一颗泪水从他眼中滑落下来,他却笑得很开心。他缓缓从纳雪身边走过去,四周的北军将士个个握紧宝剑,只等萧天放一声令下,便要一涌而上将林王拿下。

高速文字首发帝少独宠:亿万首席的vip宝贝 重炮狙击章节列表特种校医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